<< 返回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品尚网 > 焦点 >

樟木头镇有多少黑恶?民企观音山如何生存发展?

2019-03-20 11:08 来源:品尚网 作者:品尚小编_琴 已有 人关注

  品尚导读:东莞旅游资源丰厚,发展全域旅游得天独厚。东莞既有虎门 中国近代史开篇地的历史品牌,也有可园粤晖园这样经典的园林建筑,还有茶山南社、东江印象这样岭南古村落特色的民俗观光内容,更有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这样大力发展森林生态休闲旅游的知名文旅品牌,更有数量众多的酒店、宾馆为过夜旅游提供基础保障。 旅游 GDP占总GDP的比重,一定程度上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生态建设、文化建设是否有吸人们前来旅游热情的程度。先看几个外国的数

  东莞旅游资源丰厚,发展全域旅游得天独厚。东莞既有虎门“中国近代史开篇地”的历史品牌,也有“”可园“粤晖园”这样经典的园林建筑,还有茶山南社、东江印象这样“岭南古村落”特色的民俗观光内容,更有“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这样大力发展森林生态休闲旅游的知名文旅品牌,更有数量众多的酒店、宾馆为过夜旅游提供基础保障。

  旅游GDP占总GDP的比重,一定程度上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生态建设、文化建设是否有吸人们前来旅游热情的程度。先看几个外国的数字:马尔代夫30%,西班牙12%,英国9%,德国9.7%,瑞士8%,法国7.3%。

  2018年10月9日上午,东莞市全域旅游工作会议召开,会上出台了《东莞市全域旅游发展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了相关工作目标、思路和举措。《意见》提出,到2020年,力争省级以上全域旅游示范区达5个以上,旅游总收入达500亿元以上,旅游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5%,乡村旅游接待人数达3000万人次,推动全市全域旅游工作打开新局面。

  不管是旅游发展,还是其他产业的民企发展,都需要适当的发展空间和环境。然而,在东莞市及樟木头镇镇政府滥用公权力打压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以下简称:观音山公园)的行为却难以遏止,东莞市樟木头镇前任李满堂等个别人甚至串通东莞市林业局及辖区几个社区故意制造事端,想方设法迫害、打压观音山公园,阻碍民营企业其正常发展。

  1、观音山公园的前世今生

  观音山公园以前只是一座荒山,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东莞市樟木头镇石新村委自筹资金兴建观音山森林公园。由于当时的旅游环境还不好,加上村委会没有会搞旅游开发的人才,经营不善,导致建设资金紧张,工程只进行不到十分之一而停工,以后就成为“烂尾工程。”后来四处寻找敢接盘者,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东莞当地企业家黄淦波。

  经过多次恳求和洽谈,黄淦波终于同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双方1999年11月底与东莞市樟木头镇石新村签订《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联合开发合同书》,承包期限为50年,且合同约定:由黄淦波独立投入资金,由石新村利用集体土地,联合开发生态旅游项目。在50年的合同期内,观音山公园的土地以及森林的所有权归石新村所有,经营权、管护权归黄淦波所有。

  后来,东莞市人民政府于2000年12月21日,批准成立观音山森林公园(东府办复[2000]458号文),占地面积约26000亩。随后,黄淦波便成立了“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加大建设步划,开始重建已经片瓦不存的观音寺,并将观音圣像后期工程竣工。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发展,在保护生态、植树造林的同时,多年坚持举办各类文旅活动,得到广大游客和国内外普遍认可和赞赏。目前建设成为集生态观光、娱乐健身和宗教文化旅游为一体的旅游景区,被誉为“南天圣地、百粤秘境”。2005年12月经国家林业局批准正式命名为“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2006年10月,联合国国际生态安全合作组织又将观音山公园设立为国内第二家“国际生态旅游示范基地。”2009年12月成为国家4A级风景区。

  观音山公园其独有的特色和魅力吸引了国内外游客前来观光旅游,为当地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也促进当地生态环境和生态旅游事业进一步发展,这是广东省生态旅游业的成功典范。

  2、观音山发展招来黑恶势力觊觎

  “人怕出名猪怕壮”,观音山公园的发展引来当地一些黑恶势力及政府某些人的觊觎。当地黑恶势力、当地镇政府及一些官员就想强行收购观音山公园,中饱私囊,满足某些人的私欲。在以落马贪官刘志庚及曾任樟木头镇镇委书记李满堂主导下,唆使石新社区以各种理由撕毁合同,上演争夺观音山公园承包经营权的闹剧。2014年经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被闹得沸沸扬扬的就承包及经营权纠纷一事,最终一锤定音,合同被认定有效,其经营权、管护权仍归黄淦波所有。

  20年来,观音山公园围绕利益纷争,承包经营权争夺,与周边社区边界纠纷,与职能部门沟通受阻,与当地镇政府协调遭拒等诸多问题都是悬而未解。由此而产生观音山公园对进一步保护国家森林资源,优化当地生态环境,推动当地生态旅游业的健康发展都起到严重阻碍和滞后作用。

  3、樟木头镇的衰落,蔡家“三魔头”是主要黑恶

  说起东莞的樟木头镇,其位于东莞市东南部的山区,石马河贯穿境内,广深、(京九)铁路,莞惠公路和东深公路的交汇要地,总面积66.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1万,外来人口12万多,镇内的“观音山森林公园”面积18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99%以上,是新的旅游景点。樟木头镇的客家麒麟舞,有450年的悠久历史,客家逢盛世,麒麟舞吉祥,2001年樟木头镇被广东省命名为“麒麟艺术之乡”。

  樟木头当地的老百姓不无惋惜地说:“今日的樟木头,除了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还是生机勃勃、欣欣向荣以外,其他的民企都已经风光不在了。你看樟木头现在冷冷清清的,人都逃离了。”

  也有人说:曾经的“香港后花园”,樟木头昨日的繁荣,今天也已经不复存在了。其光环的滑落以东莞“地下市长”李满堂主政樟木头镇为主要原因。也与樟木头镇政府御使的“蔡家军”有关联。

  樟木头镇政府里的蔡家“三魔头”,大多樟木头镇人都知道。“蔡家军”的第一个“魔头”叫蔡伟明,有人暗地里叫他是樟木头镇的“地下组织部长”,长期掌控着樟木头镇政府的人事安排和大小事。蔡伟明的老婆叫张秀英,有人叫那个女的是“独眼龙”。蔡伟明是个“裸官”加贪官,听说他的“独眼龙”老婆打着蔡伟明的旗号,明目张胆的大小都捞,捞了很多钱,还把存款都转移到国外。

  “蔡家军”的二号魔头叫蔡传胜,当过樟木头镇的镇委委员。蔡传胜这个人生来就诡计多端,老谋深算,人人都对他提防着,深怕被他冷不丁到咬一口。蔡传胜还是刘志庚的“小马仔”,是李满堂手下的“大马仔”和得力干将,坏事做尽,让人当地老百姓恨得咬牙切齿。

  “蔡家军”的第三号魔头叫蔡树生,别看他只是个村官,年龄也不大,但上蹿下跳的能力却不能小觑,害人不浅的事也不少做,在石新社区,他是一手遮天,是刘志庚、李满堂一伙抢夺观音山的“急先锋”,处处冲锋陷阵,他就是一个十足的“村霸”,村民们都敢怒不敢言,任由他去祸害。

  近年来,号称“小香港”的东莞市樟木头镇镇政府负债16亿濒临破产的消息在网上传的很凶。东莞市政府有关负责人士就曾向当地媒体透露:樟木头镇政府从原来有盈余不负债,现在又演变到负债16亿元更有惊人传说,李满堂为了怕查账,竟然指挥办公室主任和副主任,把镇上十多年来的单据和账本全部烧毁,谎称火灾,该两人都是李满堂从横沥带到樟木头镇的亲信。副主任现在已经离职,正主任刘东风调到樟木头文管局当局长。而最绝的是,他2012年12月离开樟木头火灾发生在2013年1月,时间点把握得这么好,这么处心积虑的安排就为撇清火灾和自己的关系。然而,此事一旦有调查组介入,必然会露出马脚!同时因为他曾当过兵,还有一个医院护士做了他的小老婆,在香港生了两个小孩;另外一个姓古的情人也生了一个小孩,最初在香港,后来改名回到东莞保利生态城居住。

  4、肆无忌惮!樟木头镇政府进一步迫害、打压民企观音山公园

  有人说:“如果樟木头镇政府放手让黄淦波建设观音山,不捆绑他的手脚,不左右其发展,现在的观音山公园将会建设的更好。”这话说的有道理。

  早在2004年起,观音山公园为提升品牌价值,就开始筹备申报国家级森林公园。然而,该公园在申报过程中不仅没有得到樟木头镇政府的支持和帮助,反而遭到多次拒绝。为申报,观音山公园从2004年开始向樟木头镇政府递交书面报告,但被镇政府拒绝了。随后,公园又多次向樟木头镇政府递交申报材料,均不了了之。

  因樟木头镇政府拒绝申报,无奈之下观音山公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便直接向广东省林业局申报国家级森林公园。经广东省林业局和国家林业局审核,终于在2005年12月得到国家林业局批准成立“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随后又在2010年被国家旅游局评为4A国家级旅游景区。

  2006年6月,因为有刘志庚坐镇指挥,李满堂在任的樟木头镇政府欲收回观音山公园经营权的闹剧就开始上演了。

明面上是说通过政府行为发函计划调整观音山公园的经营权,将其纳入当地另一森林公园规划区,统一建设。然而绝口不提补偿等具体事项,甚至在当时观音山公园的投资已经超过1个亿,公园发展才刚刚有了起色之时,而樟木头镇政府却用一间不值1500万元的旧厂房换回观音山的经营权。这极不合理合法的强盗行为,观音山公园断然拒绝。

  2007年,樟木头镇政府要求观音山公园自当年2月10日起开始停售门票,而门票是观音山运营经费的重要来源,也是观音山的合理收入,樟木头镇政府想用这种釜底抽薪的残酷手段,掐住观音山生存的命脉,彻底扼杀观音山公园。

  正义的呼声总会来自不同的心灵。据当地老百姓说:“那时候,他们发现樟木头镇出现一些怪现象,一些急需解决的招商引资、教育、治安、交通、工人讨薪纠纷等民生问题不去解决,极力收回观音山公园,樟木头镇政府却摆在了重要议事日程上,且迫不及待,马不停蹄,损招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一切工作将围绕欲置观音山公园于死地而疯狂推进。”

  另据樟木头镇政府一位有正义感的老党员、老干部说:“这些年,樟木头镇政府三番五次地欺压观音山公园,几乎让承包经营者黄淦波没有喘息的机会,公园几百口人要吃要喝,要一刻不停的向前发展,才能生存下去。然而,樟木头镇政府却千方百计想阻断观音山公园的发展?其欲何为?”

  2009年,由于东莞市与樟木头镇联合,强权作崇,樟木头镇政府更是变本加厉,暴露无遗。时任樟木头镇委书记李满堂在时任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的鼎力支持下,再次推出低价收购观音山公园的恶行,此举再次遭到观音山公园的坚决反对。

  2009年3月16日,时任樟木头镇党委书记的李满堂将观音山承包人黄淦波叫到办公室训话,李满堂皮笑肉不笑地说:“镇里打算收购观音山公园,作价在1亿元左右。”那个时候,观音山公园已经投资超过6亿元了。

贼心不死的李满堂,于2009年4月16日,又打电话警告黄淦波:“若不答应樟木头镇政府收购观音山公园的要求,就责令石新社区到法院起诉。”

  2010年2月1日,当地石新社区一纸诉状将观音山和黄淦波诉至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拉开了强势掠夺观音山经营权的序幕。当地老百姓心里清楚,这是樟木头镇政府在后面推波助澜,想浑水摸鱼,让事情更复杂化,加大推动经营权争夺战愈演愈烈的进程,从而达到掠夺观音山公园的险恶目的。

  2010年5月,没有坐以待毙的观音山公园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反诉石新社区。2012年11月22日,广东高院判决黄淦波继续经营观音山,随后石新社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讼。由于当地镇政府在背后撑腰,让经营权争夺战愈演愈烈。直到2014年3月30日,最高法院通过查阅案情,作出终审裁判,维持广东高院一审宣判,黄淦波拥有正当经营权,合法权益应得到保护。

  5、利用“三项工程”,樟木头镇政府加大破坏观音山力度

  据媒体上提到的破坏观音山景区的“重大工程项目”,是指从莞高速公路清溪支线、西气东输二线广深支干线项目、南方电网东莞重点项目等。这是樟木头镇政府围堵观音山公园的恶意行径。

  根据《国家级森林公园管理办法》规定,占用、征用或者转让森林公园经营范围内的林地,必须征得森林公园经营管理机构同意。在2011年8月下旬,广深支干线施工穿越观音山。根据环保部《关于西气东输二线工程(东段)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显示,该输气管道并不通过观音山。

  广东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在2011年10月,发现广深支干线已变更为“以大开挖方式”穿越观音山,认定存在线路变更未经环保部门审批而违规施工的问题。这些项目都未取得观音山经营管理机构的同意。这些本不该穿过观音山的重大工程,最终都选择穿过观音山。

  樟木头镇政府一手策划导演的“2·15事件”对观音山公园的打击却是致命的。2011年2月23日,广东省政府的一位主要领导亲自来到观音山召开现场办公协调会。该领导再三要求做好森林生态保护和对观音山赔偿等工作。会上,两个项目的路由方案也有所调整。

  然而,樟木头镇政府却我行我素,自2011年8月起,在观音山公园未知晓路由方案、施工方案及赔偿方案的情况下,大批工人及大型开挖机械便多次强行进入公园施工。大批百年树木被毁,公园景观受到严重破坏。

  2012年春节刚过,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再次在观音山核心区施工。闻讯赶来的观音山公园员工、游客自发前往施工现场进行抗议。2012年2月15日,樟木头镇政府打着幌子,组织几个镇的1000多名特警,公安干警等执法人员突然封锁观音山,50多名手无寸铁的观音山公园的高管和员工当天被强行带走,其中几名高管被拘留了15天。而此时公园内大规模的施工已使观音山公园陷入瘫痪状态。历经“2·15事件”始末的观音山员工,想起当时的场景,至今仍心有余悸,满含泪水。他们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6、变本加厉!樟木头镇继续围堵观音山公园

  因为樟木头镇政府故意与观音山公园作对,多栋违建别墅便堂而皇之的在公园重要景点登场,成了有损公园形象的严重弊端。同时,观音山园区内现有8座坟墓,其中7座是近几年才建的,观音山公园为此多次投诉,樟木头镇政府却视而不见,置之不理。致使这种坏现象长期存在,大煞风景,成为观音山公园剔除不掉的弊端,也是承包经营者挥之不去的心病。

  当有媒体报道观音山公园内存在违建别墅和“豪华坟墓”的事情后,樟木头镇政府主要领导却责成观音山承包人事前不向政府通报,并声言要整治观音山。于是来了个下马威,镇供电局在炎热的夏天却对观音山公园无故停电40多天。

  这还不够解气,樟木头镇委委员黄育辉带队强行到公园山顶水库“感恩湖”将约一万立方米的水放掉,不准公园使用该水库,公园停水,数百名员工和山上18位和尚无水用近几个月时间。

  不够解气,还要在伤口上再撒盐。樟木头镇政府的罗伟伦带领镇党委委员蔡伟明、蔡传胜等人对公园进行强势围剿,恐吓公园员工,指挥黑车和无业人员围攻公园,寻事捣乱,鼓动无证商贩在公园外道路两旁摆卖香烛等违法行为。

  2017年7月份,当地樟木头镇委书记周伟森对观音山公园董事长黄淦波说“如果要调整门票,必须同意镇的项目——樟洋电厂在公园保护区内开挖280米的天然气管道及高压线在公园内施工。樟木头镇委书记却以这种不合法及不合理的要求进行交换和要挟。致使观音山公园的合理申请再次遭到拒绝,致使当前观音山公园发展仍是举步维艰。

  2018年3月20日上午,樟木头镇政府组织召开全域旅游工作会议。地处该镇的国家4A级景区,当地旅游行业的龙头——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本应成为本次会议参会的重要企业之一,会前也接到政府部门通知参会,但观音山公园负责人到会议室门口时,却临时通知又不允许参会,在门口被拒之门外,当地镇政府的怪异行为无不令人憎恨。

  7、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盼望重拳彻底肃清樟木头镇黑恶势力!

  一年一度两会召开,为保障会议圆满成功,中央部署对各地黑恶势力保持持续高压态势,唯独樟木头镇一些人抱着侥幸心理,还在蠢蠢欲动。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英明的党中央领导下,高度重视民营企业的创业环境,中央先后颁布了相关的法律法规,如201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2018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2018年9月,习近平在辽宁民营企业考察时向全国表态,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保护民营经济发展。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全国大力推动全域旅游发展的大好形势下,在全国大力开展治理政府部门不担当不作为的重要时期,东莞市樟木头镇政府却骄横跋扈,故意制造事端,想方设法迫害观音山公园,阻碍其正常发展的行为,必将受到严惩!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帐号:密码: 快速注册